今天是: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Flash Menu

首页 >> 理论探讨 >> 正文

诗意地安居 诗意地书画


日期:2014/9/5 16:07:30    

诗意地安居  诗意地书画

——《秋浦之韵·石台县美术书法作品展》观后浅说

桂遂平

201312月,《秋浦之韵·石台县美术书法作品展》先后在合肥、池州展出。“秋浦之韵”,顾名思义,应是石台山川、石台风韵的一次书画层面的展示。游目其间,我们看到一位位石台书画家攀登于苍翠山林、游弋于澄碧溪流中的身形,凸显为灿烂霞光里振翮展翅的御风飞行。

石台县的书画群体在池州市是十分强劲的。这次展出的作品既有老一辈名家的厚重洒脱,也有中坚力量的开拓进取。多样的创作风格、多元的艺术手法,标明着石台书画家对艺术语言地域性探索的努力。

先说美术作品。

李家谟的《探幽将军岩》不仅以爽利的勾、勒,精致的皴、擦,更是以充沛的激情着力表现出对将军岩的独特感受,启人之高志,发人之浩气。李老的另一幅作品《杉山览胜》将墨韵与色彩融为一体,相互辉映。洗练的笔墨、鲜明的色彩,把杉山极富生命力的那景、那情生动地表现出来。李成城的《崇德堂》描绘的是一座古戏台。画面既有界画的严谨,又有水墨的灵动。由戏台中央隐隐散射出的光将人们的视线导向深远,画幅上方的题跋则引发了对于历史的思索。吴长久的两幅作品《廊桥通幽处》和《归耕图》有浓重的传统意蕴。长久善书,他将书法研究所取得的成就和对于笔与线的驾驭能力引入到山水画中。援书入画,形成了长久的画作不以色彩见长、而以笔墨为胜的风格特征。长久对宾虹老的山水画作下了很大的研读功夫,获益匪浅。这两幅作品郁郁苍苍,古风盎然。线条驰纵飞舞,水墨交融,苍老中不乏华滋,浓厚处浮动灵气。尤其是画作所呈现的中和静气让人心定神怡。方智善的《雄关耸翠图》较少用大笔勾勒和大块墨色的晕染,而采用细笔中锋点擦皴染,铁线的造型、稳健的笔法,沉雄朴茂而又秀逸多姿。尤其是山岩上那若隐若现的摩崖石刻,意蕴无尽。智善的另一幅为水墨作品《淡墨晕远山》,拖水带墨,水魂墨骨,山村温润恬静的景致得以充分展现。那湿漉漉的宁静、圆融融的气息,让人勃然心动。

徐波的《秋浦鹭归晚》让我想起杜牧的《鹭鸶》中的意境:“惊飞远映碧空去,一树梨花落晚风”。他的《秋浦放歌》画很热闹。在传统的绘画技法中倾注了时代感情,展现出丰富的现代审美情趣。石台溶洞群是自然景观中的一绝。神妙,奇绝,风姿各异,魅力无穷。姚中勤的《洞天福地》描绘了溶洞一角。奇特的造型、坚实的笔墨,较好地展现了溶洞的风韵,而由洞内向外的视角,以及洞外以绿色为基调的田庄,既避开了黑暗,又开阔了福地的视野。胡必彪作品的最大特点是从写生入手的路子,以写生为纽带进行创作,热衷于画自己熟悉的家山家水。《仙寓深处》、《秋染沧溪》均为真景实态的艺术再现。画作中,笔墨随着表现对象而不断变化。墨色丰富,笔法灵动,格调浑厚,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王志华的《秋浦晨曲》以小见大,以少见多。透过苍天古树,让人领略秋浦河的悠远。这种寄实于虚、寄深于浅的手法中有对立统一的讲究。层层点点的笔法则彰显出古树的朴茂。刘观喜的《徽州人家》在传统界画基础上加入现代的一些观念,笔法劲瘦,布局新颖。人物的点缀使古老幽深的街巷情趣盎然。王飞的作品《山水》虽为两条屏,但形相连、神相通。笔墨含蓄清新,气势恢宏,能从中读到一种洁如天地的山水精神,能看出作者把山水作为寄怀畅神的一种方式。何秀芳的《龙门飞瀑》有一种来自大自然的勃勃生机。作者在浸淫传统笔墨后悟出的平淡天真之道,使作品有一种从容不迫的美感。汪皖平的《入云深处亦沾衣》,苔点的运用丰富了山的内涵。在清晰、明朗的基调中渗进了山光物态弄春辉的情感要素和率意笔墨情趣。他的另一幅作品《日色冷青松》也用了苔点的技法、画面以水墨为主,使用了些许极淡的赭色,显得分外清新。

展览中有数幅花鸟画作品。花鸟画是我国创造的独特品种,是画家与自然万物和谐交流的诗意结晶。通过对花鸟生态的书写,以升华人的精神境界。江涛的《荷塘清心》借荷花寄情言志。大笔头的积墨、充足的水分,写出了清逸之气。他的另一幅作品《梅竹图》则以较为精细的笔调展现梅的精神、竹的风韵。王秀珍的《雍仪千古第一君》,淡淡的水墨、点点金蕊,写出了白牡丹的雍容华贵。虽为没骨技法,但主干坚实、枝叶劲挺,以一种质朴衬托着牡丹的高洁精神。徐立新的《墨竹》写得颇有层次,浓淡相映间,透露出真诚、虚心、劲节的情态。

人物画是我市的弱项。这次展出的几幅人物画作颇见功底。张勋的人物造型能力很强,他的作品着力于色与墨的交融、工与写的谐调。《渴望》聚焦于留守儿童。三位倚门而待的儿童,充满期盼的目光、几度沧桑的老屋,引起观者深切关注和深层的思索。《花》则以细腻的笔致描绘一位少女,衬以玉兰花和鹦鹉,画作重工笔,亦重抒情,将工与写、状物与抒情自然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自在空灵,韵味悠长。纪晓棠的《红蜻蜓》和《思》以侍女为对象,工笔写意两相重。在婉转徘徊、娴静恬适中,隐寓着对于生命的礼赞。王秀珍的《春风》以写意的手法表现出现代少女活泼开朗、生气勃发的情状,笔调轻松、欢快。

万盛春的《若言琴上有琴声》和《白云出岫图》应属于文人画。陈师曾说:“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盛春亦善书,作品以书入画,直中而行,把中锋用笔在画中发挥到一个非常好的状态。

宋天庆的《徽乡》、《静物》为油画。油画注重色彩和from(形式)。所谓from即指油画要有塑造性、有深度、有结构、有触觉等。我以为油画的触感很重要,这相当于中国画的气韵。天庆的这两幅作品,让我几能触摸到徽乡的温度、烛台的温度。尤其是《静物》中,深灰的墙壁、古旧的条桌、翻开的书本、打开的饮料瓶等,画中发散着物主的气息。

再谈书法作品。

《秋浦之韵》展出书法作品,真、草、隶、篆齐备,让人饱享眼福。当然这篇短文是无法一一述说的,只能要而言之。

陈宗华的行草《苏轼赤壁怀古》,有古法的运用以及明清时期写意化行草的风格倾向。这无疑是陈老文性书情的积淀与映照。通篇下来,气息流畅,醮墨点几乎不见痕迹。间或有些许枯笔,然而枯中带润,使作品有了灵动、飘逸之感。他的隶书《书山学海》联,用笔缓慢沉实,中侧锋的变换调整,绞转回还的运用,方圆、粗细的对比组合,使作品呈现神厚、味厚的意蕴。何世传的《大美石台》字如其人,大气洒脱。李基南的《吴应箕泥湾题壁诗》作品,以隶书写诗文、以行书作跋,合璧而成。这种形式,对比强烈而又不突兀,打破了一般款识的格局,强化了对诗文作者的了解、对石台古迹的认知,不啻为一种真的书法表现形式。作品中的隶书写得平正端庄,方严肃穆,颇合诗文的主题。行书则放笔而写,进入自由洒脱、任情恣性的创作境界。吴长久的《李白赠崔秋浦诗之一》运用了“战笔”的笔法。《九势》曰:“涩势在于紧駃战行之法。”这幅作品以中锋入纸,在运行的过程中适时适度地把握了提按和书写节奏,化复杂为简单,颤掣自然,含蓄蕴藉,外柔内刚。章法以断为主,且断中见连。整幅作品高古的金石味和强烈的视觉冲击给人以磅礴之气。他的另一幅《李白赠崔秋浦诗之二》隶书作品,既有《石门颂》的奇纵,又见《张迁碑》的沉厚。方笔含而不露圭角,收之以圆润;圆笔柔而倔强,结之以方劲。布局缜密,字距疏而行距密,去了火气、燥气,多了华滋雍容。何前生作为石台县文艺界的领导,深知除了要团结全县文艺家发展繁荣文艺事业,自己也必须有怀抱荆山之玉的才艺,于是有了对书法的心仪。他的草书《吴应箕杉山诗》写于两条屏,白色的宣纸以浅灰色条拼接,未做染色做旧处理而显得简洁优雅。作品的章法节奏,开合有序,洋溢着书写的激情与笔墨的意趣,从中可以看到自然而然的状态、文雅之度、安和之气。徐志农的行草《李商隐鱼龙洞诗》,这首诗文较长,因而以四条屏拼接的方式完成,每屏写两行。中锋长线,顺势而下,一如山中老藤,长而不弱,韧性十足。字的结体率意瑰奇,笔法苍茫生涩,使作品有了浑穆醇厚的气息。桂连顺写了李白的《秋浦歌》两首,一为行草,一为隶书。其隶书似取法《张迁碑》,有拙朴、厚重的汉隶古风。作隶之难在于具有装饰性的形式技法中表现出醇古的内在韵味。连顺的这幅隶书较好地把握了平正与变化的转换及古朴的意蕴与新款形式的相融。作品打破隶书原来圆融平正、蚕头燕尾的风格,用笔也变平入平出为斜正相倚。加以逆顺、快慢、轻重的行笔变幻,使作品的形式内涵愈趋丰富。他的行草作品,简洁练达、方圆并用,寓方于圆,藏折于转。章法上不靠字和字的牵连以求通篇的整体感,基本上字字独立,有古拙之态。字形的大小参差、字态的斜正搭配、笔道的粗细变幻,令整幅字气脉贯通,冲和典雅的风格中透出中正平和的景象。万盛春的草书《贺知章回乡偶书》诗,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自发笔开始,激情迸发,不可阻遏,写得四方充盈,无有落款之地。于是揿上两方红印,成了点精妙在。这是激情迸发的必然。施国平的行草《李白游秋浦白笴陂》,平和温润,气格不俗。弹性笔法的任情运用产生的自然节奏,使作品有了音乐感,为无声之音,有形外之意。这或许是其从教桑梓25年导致的追求境界的一种自觉。这种扑面而来的温润与亲和之气,正是基于为人师表的修养与功夫自然流露出的真率与质朴。

读罗啸虎的行草《游黄山日记》,有书卷的清香溢出。作品以四段横幅拼接而成,每一行六、七字,避开了一行到底的拖沓带来的视觉疲劳。这是一种放松状态下的自由书写,从容不迫,有闲散的美感。由于放慢了速度,笔力沉在纸里,线条很是实在。宋代宋祁元说:“厌雕琢,索理致,崇雅黜浮,气溢雄浑。”这样实在的书写当然胜过声嚣气浮,彰显了含蓄其间的内力。唐克东的行书《汪琴北蓬莱诗一首》,说是行书,实为行、草相杂。行者血脉贯张,放之或为草状,能书者常能一以贯之。这件作品虽然没有什么惊人的笔调,但这样舒缓地书写却有了充分、充实的意味。缓慢的力,缓慢地释放,能让人静下来,慢慢观赏。行书自魏晋始,经历“唐法”、“宋意”的淬砺,一直保留着书法中中正儒雅与劲健飘逸的内在品格。

田胜平的行书《杜荀鹤山中寄同志》用笔粗细分明。粗者不臃,细者不弱,颇见功力。字形大小错落,欹正相生际有灵动之态,厚重敦实里见自然性情。方兵的行草《孟浩然过故人庄诗》由于控制得力,写得酣畅遒密。点画之间各有意态。江涛亦书亦画,《毛泽东咏梅词》这幅行书,从布局就充满了画意,几处朱红印章的点缀,似乎透出春天的消息。果断的行笔显出线条柔韧中的坚挺。江天康的小楷《自作诗文》,纵横有序,书写的状态比较和缓朴实,谨严之中有开阔之意。罗胜祥的行书《陈季常山居诗》既有楷书的端庄,又有行书的灵活,动中有静,于含蓄中悄然展示着和美。余尚志的篆书《秋浦石台联》横平竖直,布白整齐,笔画亭匀刚健,字态婀娜多姿。一丝不苟的笔致里显现着端庄严谨。王吉平的行草《李白秋浦歌之二》以散淡平静的笔调传递出一个轻松闲雅的书写过程,意蕴含蓄。汪皖平是书家,也是画家。他的草书《奇峰》句,一眼看去就是一件焦墨山水画作。徐立新的行草《唐韩翃寒食诗》将快慢、虚实、方圆、粗细、干湿、浓淡间的对比关系作了充分的展示,运笔通畅,若行云流水。周桃红的《杜荀鹤诗》于行书的书写中运用了楷法,不温不火,娴雅恬静。而何丹莉的《李白秋浦歌两首》则在楷书的书写时杂以行书笔意、草书的结体,又用灰色细条将两屏拼接起,颇有新意。

要而言之,《秋浦之韵》书画展至少有二个特点。一是作品表现的都是家乡的山水、家乡的诗文,融入了作者对石台的深情厚感,是作者秋浦情结的一次可心倾诉。二是人文养成。整个展览的书卷气浓厚,既有很多传统意味的东西,又有很多对自由法度的心仪。书画家们本真的人生状态、人格状态和人文状态流淌于朴实的笔调之下。《周易》象辞中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石台,天地间的自然大美显现着自强不息的郁勃态势;而生养憩息于斯的淳朴百姓,更勃发着自强不息的卓然浩气。这种精神孕育的灿然文脉,有如发源于斯的秋浦河水,以一种闪光的心性,不息地流淌了千百年。作为文脉中一枝的书画艺术,在这片古老敦厚的大地上、在中国原生态最美山乡里,珠圆玉润,如兰斯馨。

(本文作者,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国家副研究馆员)

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热点新闻
·县文化馆2014年送文化进军营
·石台元宵灯会
·石台:法制文化长廊 普法教育
·县文化馆方智善获第三届全省
·石台县市级非遗名录
·李家谟  中国画
·山水何以为美
·王秀珍 绘画《春风》
·石台县文化馆申报2014年我县
·音乐
最新新闻
·石台民歌“亮相”长三角
·石台县文化馆将免费开放工作
·石台县少儿书法培训班开班
·我学习 我传承  非物质文化遗
·石台乡村春晚:一场脱贫路上
·乡村春晚:一场民众迎新的文
·赏花灯猜谜语  龙腾狮舞闹元
·石台县文化馆开展送“文化年
·石台县市级非遗名录
·石台县省级非遗名录
首 页本馆概况群文信息信息公开原创作品专题活动非物质文化遗产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3-2015 www.stxwh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名称:石台县文化馆 联系电话:0566-6027440
地址: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仁里镇仙寓路2号
皖ICP备13013302号-1